本篇文章2378字,读完约6分钟

我总是怀念旧时光。

失去的似乎总是比拥有的更珍贵。


小岛上的阳春三月与我已经阔别四年了。

自从远行,就好像再也停不下来,只能越走越远,直到再也望不见来时的地方。


时至今日,每每谈起故乡的人与物,我还是贪恋那段回不去的快乐的自由的岁月。

它是什么时候破碎的呢?

可能是我坐在车上离开的那一年吧。可能是在他们一个一个死去的雨天吧。也可能是他们一个一个用陌生又迟钝的眼神看我时的瞬间吧。

我永远忘不掉那个像是愣住了的迟疑的甚至仓皇的眼神。即便如今回忆,还是会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
那是个春天吧,我还在上初中,做班里的志愿者队长,组织了一次景区清扫活动,地点就在老家的沙滩。

我们一行人坐公交车到了村子。那天很热,下车的地方距离景区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。

同行的人都往前去了,我跟在后面。公交站旁的小店我小时候常去,便拉着朋友说:“你瞧,我小时候最喜欢买这里的棒冰了。”

朋友被说得口渴,和我一道进去买水。

小店是村子里的购物中心也是休闲中心,里头常常坐着许多人聊天,那时候年轻人都搬走了,里面坐着的便全成了年纪大头发花白的老人。

外头阳光晃眼,我眯着眼适应室内的环境,就听见店主婆婆的声音:“哎,是你家孙女来了呢。”

我一低头,就在一群老头老太太间找到了我爷爷。

水也放一边了,我有些惊喜在这儿遇见他,立刻走上前喊他。

爷爷依然坐着,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店主婆婆喊的是他,我喊的也是他。

我又喊了他一声,店主婆婆也走出柜台:“哎,你每天挂在嘴边的孙女来啦。”

爷爷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看我,嘴上应着,面上带着笑,可看着我的眼睛却空空的。

他好像在试图从我脸上找到那么一丝熟悉感。

可他转圜了一圈,一无所获。

于是他迟疑了,他喊了一遍我的名字,慢慢地说:“真的是你来了啊?”

我说是,眼泪刷的盈满眼眶。

好像就是在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不再是当年在这里疯跑的小孩了,而他也已经无可避免地老去。

老到他只记得我小时候的模样,却不认得我如今。


慢慢地,爷爷终于适应了当时情况,眼睛一直看着我,像是要牢牢记进心里。

他站起来,要给我买吃的喝的,颤颤巍巍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数个硬币放在柜台上,向店主婆婆买AD钙奶。那是我小时候爱吃的。

我拉着他,说:“爷爷,我不喝,我买了水的。”

他不依,固执地非要买给我。

最后,我拿着那瓶奶,而他坐回了老头老太太间,笑着和我挥手道别。


我和朋友走出了那个小店,朋友问我:你很久没来看爷爷了吧?

我沉默了,似乎已经记不起上次是什么时候。

自从搬离,日日忙于学业与生活琐事,想着他们也没什么好看望的,回来的日子便一拖再拖,一年年变少。

有许多次,我回村子看望外婆,而爷爷家和外婆家在村子的两端,我嫌远,懒得再去爷爷那儿走一遭。

于是便有许多次,每每到了中午,爷爷便会特意走到外婆家这边来,看看我在不在。

而见到了我,只知道给我一些零用钱。我捏着手里零碎的皱巴巴的又带着点温度的钱,总是觉得过意不去。

还有奶奶,腿脚不便,有次在村子的杂货铺里碰见了,她拉着我想带我回家给我吃零食。我却嫌远,不愿意去。

她一个人拄着拐杖,很慢又很坚定地往回走,让我等她回来。

我心里盼着吃好吃的,一直倚在墙边,往她走时的方向看,期盼着她的身影。

那天阳光很好,她大概是去了挺久吧,我等到日落了,杂货铺里几个麻将局都散了,才等到奶奶回来。

她怀里揣着好些糖和饼干,一股脑儿全倒在桌子上让我自己选。

其实都是些很寻常的零食,我在家也常吃,可奶奶却像是珍藏了许久就留着给我一样。我没有那么惊喜,但是那个味道却一生难忘。


此后多年,我时常想起那天奶奶拄着拐杖磕磕绊绊一个人远去的身影,头发白得像雪,身子已经佝偻,脚步沉重又缓慢。

其实那一刻我已经犹豫了,我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该陪着她去的,或者就是拒绝她,让她别跑这一趟。

可我没有。

年少时,欲望占据上风,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触动全部不值一提。

可长大后回忆,才明白当时自己有多任性荒唐。


总在失去之后,试图弥补挽留,做些无用功,填补心里的缺憾。

在他们一个一个离开这个世界后,我仍然忙于日常琐事,却总会时不时想起他们。

我假装他们仍然生活在那个小村子里,在鸟鸣声里醒来,倒腾倒腾院子里的花草,给自己煮一餐简单的饭,在躺椅上打个盹,去店里坐坐,在日暮西山时回家,在星辰璀璨的夜里入眠……

生活平淡,又充满期待。

期待的是我们。

“其实真正的送别没有长亭古道,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,就是在一个和平时一样的清晨,有的人留在昨天了。”

我很少回老家了。

上一次回去是因为台风天,妈妈担心老家的屋顶漏雨,趁着风雨来前和我一道去了一趟。

院子里荒芜一片,杂草丛生。似乎只有它们,于无人问津处,野蛮生长。

妈妈忙着打扫房间里吹进的尘土,我一个人在院子里,只觉得寂寞。

万物有灵,草木无声,可连那些蝉鸣鸟啼,在此间却是都陷入了沉默。

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大概就是你小心翼翼保护的一个角落,回过头发现其实它早就支离破碎了。

甚至都不知道,究竟是什么时候,它无声崩塌。连珍重告别的机会都没有。


好像心里有些东西死去了。

无可避免的,就像破茧成蝶,我们大哭一场,大病一场,然后蜕变成为新的自己。没有好与坏的比较,这就是成长的过程。不要再纠结,好好地和过去告别,然后带着他们的期望,一路向前。
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articles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articles_3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zsjm
https://su.58.com/qczsjm/45859919747491x.shtml
https://longjunzl0011.b2b.huangye88.com/

来源:上海热线新闻网

标题:送别

地址:http://www.shcafe.org/shzxxw/134525.html